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 信息列表新闻中心

【原创】我一直叫独步天下专栏【专题】《独步杂谈

发布日期:2021-07-06 03:51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华医学会印发的《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规则(试行)》4月1日起施行,医疗损害鉴定的鉴定人遴选有了明细规范。此规则的出台,再次引发业内外关于医疗损害鉴定“双轨制”的关注与讨论。

  当前,医疗损害鉴定领域存在司法鉴定机构法医做鉴定和地级市、省和中华医学会临床医生为主做鉴定两种不同模式,医学界和法学界对此争议颇多。由于长期以来学界一直没能在公正性与专业性两个问题上平衡好,众说纷纭,导致医疗损害鉴定模式一直摇摆。

  笔者认为,公正首先依赖于能够科学认知,而科学认知的前提必须是内行,舍此遑论公正?医疗损害鉴定理应坚持同行评议基本原则,让法医独力评判临床医疗中的问题,是跨行鉴定。同行鉴定或许有人担忧存在袒护的问题,但不能因为确有不尽如人意的个案而“奇思妙想”到让全行业回避,进而不顾及专业性问题技术鉴定的专业性。

  此次出台的规则明确,主要争议问题所涉学科专业的鉴定专家不少于鉴定专家组成员的二分之一,涉及死亡原因、伤残等级等内容则“应当有相应的法医学专家参加”。以上规定奠定了同行鉴定原则。同时中华医学会在《医疗损害鉴定学科专业组名录》中明确,医疗损害鉴定一般在二级学科专业组中抽取产生鉴定专家;有条件的地区鼓励在三级学科专业组或更加细化的专业组中抽取……这就阐明参与鉴定的同行是“狭义同行”,充分顾及到现代临床医学的精细化分科带来的业内隔膜。在最大程度保障专业性的基础上,规则也强化了回避制度,并通过监督和事后的伦理评估来确保道德层面的公正性。

  有观点认为,以上规则只是医学会内部的工作规范,并不能影响社会上司法鉴定机构的医疗损害鉴定。但事实上,《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早已明确,医学会或者司法鉴定机构接受委托从事医疗损害鉴定,应当由鉴定事项所涉专业的临床医学、法医学等专业人员进行鉴定。另外,202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关于法医类 物证类 声像资料类司法鉴定机构登记评审细则(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复函》也明确,医疗损害鉴定主要需要判断诊疗行为有无过错,涉及到诊疗行为的判断应当由临床医疗专家进行鉴定,涉及到残疾程度和死亡原因才需要法医参加,将医疗损害鉴定归类于法医类鉴定无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鉴定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这段文字,可谓一锤定音,说明司法鉴定机构也必须聘请临床医学专家为主进行专业鉴定,坚持同行评价原则。

  医疗损害技术鉴定机构需要体现出公平公正性和医疗行业的专业性,在医疗损害责任鉴定尚无法实现单轨制的背景下,希望司法鉴定机构及司法鉴定人严格遵守有关法规,依规延聘合规的临床专家主导医疗损害过错责任鉴定工作,以有效弥补专业缺陷,提高司法鉴定的公信力,更好维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

  (中国卫生法学会2020-2021年度学术年会“疫情防控中的信息保护”圆桌会议基调发言概要)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自扩散以来,官方初期疫情信息发布不及时、不准确,备受社会质疑。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工作中,也的确暴露出在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制方面,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特别是法律法规的原则性和网络信息高度发达不对称,给我们应对疫情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

  在传染病防治和突发事件应对领域,我国初步建立了系列的法律法规规章体系,但,内在的关联性、协调性、逻辑性、统一性均有待提高。尤其是在事件的信息发布、预警机制、应对流程启动方面,存在责任主体不统一、不合理、不明确,启动操作的细则不明晰等弊端。例如:

  一、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突发事件信息发布的“国家制度”合法性需要完善。《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国家建立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建立突发事件的信息发布制度。”而这个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及突发事件信息发布的国家制度是什么呢?在《卫生部关于印发卫生部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的通知(2006修订)(卫办发[2006]79号)》(以下简称79号文)有:“根据新修订的《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八条‘国家建立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的规定和《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的具体要求,我部对原有试行方案进行了修订。现将修订后的《卫生部关于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印发给你们”。显然,《卫生部关于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就是“国家建立”的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及突发事件信息发布的国家制度。

  《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均将信息披露(公布、发布)授权给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如今是卫生健康部门),而非各级政府。而属于紧急形势之下的应急信息披露(公布、发布),甚至可能涉及到广泛地域的国计民生综合性危机处置,不宜授权给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而应由国务院或省级、地级、县级市人民政府承办为宜。

  79号文规定,“卫生部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在本行政区域内发生传染病暴发、流行以及发生其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及时、山西快递试点食品溯源查询功能 可知瓜果“来龙去脉”。准确地发布辖区内的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均无授权哪个部门制定该制度的授权条款,而本方案只是以“卫办发[2006]79号”的文件形式颁发,存有一定的合法性隐患。

  目前的进展是,2020年10月2日公布的《传染病防治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关于“重构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的第四十三条第三款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健康主管部门应当及时、准确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内传染病名称、流行传播范围、传染病确诊、疑似、死亡病例数等疫情信息。传染病出现跨省、自治区、直辖市暴发、流行时,由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负责公布。”明晰要求“公布传染病名称、流行传播范围、传染病确诊、疑似、死亡病例数等疫情信息”,极具可操作性。亦体现了专业性、可靠性基础上的高效性!但,疫情信息发布主体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健康主管部门”!只有“传染病出现跨省、自治区、直辖市暴发、流行时,”才“由国务院卫生健康主管部门负责公布”。这一点,笔者有疑问。本款内容,对应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属于紧急形势之下的应急信息披露(公布、发布),甚至可能涉及到广泛地域的国计民生综合性危机处置,实不宜混同于《传染病防治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第二款的日常监测信息,一并仅授权给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而应由国务院或省级、地级、县级市人民政府承办为妥。

  二、传染病预警、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警主体不明,概念需要明晰。《传染病防治法》中第十九条规定及时发出传染病预警的主体,是“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规定“发布相应级别的警报”的主体是“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

  《传染病防治法》的“传染病预警”信息与“传染病疫情信息”,《突发事件应对法》的“相应级别的(突发事件)警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里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警”,诸概念各自的涵义及互相之间的关系,实在不够清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令第37号)、《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亦无更细化内容,亟待通过系统性修法予以明晰。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四条第二款:“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按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决定向社会发布传染病预警并启动应急响应。”授权给“县级以上人民政府”!

  三、有关应急处置制度、流程启动亟需调整。《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令(第17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令第37号)均作出相关规定。但在传染病疫情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突发事件应对的启动阶段,尤其是对政府究竟有那些细节性的规则,并不清楚,诸规范之间也并不协调、对应。其中,对“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规定,相对详实,具有可操作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的“根据调查情况提出划定疫点、疫区的建议”,看来是启动的基础。但是如何“提出”,向谁提出,提出后,本级卫生行政部门或者政府应如何回应,均没有详实规范。如《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三条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宣布本行政区域部分或者全部为疫区;国务院可以决定并宣布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的规定,“可以”一词显得模糊。

  1.统筹研究上述系列法律法规规章,“打包式”一并修订,而不宜零散进行。而且最好交由同一个团队承办,不宜多头分担。先对《突发事件应对法》予以完善,并以全国人大的基本法律位阶发布,以起到统领作用。

  2.修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予以颁布,成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法》。

  3、在《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法》的基础上,修订完善专业性的《传染病防治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等等专业性法律及其配套规范。

  4、从有利于疫情控制和舆情应对出发,疫情爆发、流行时的“传染病疫情信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警”,以及“传染病预警”“相应级别的(突发事件)警报”的发布主体,均应明确授权各级政府。

  即便不是稻花开或稻穗挺拔,只是青苗,也一样的清香,直接对接基因的香,渗入所有毛细血管的香。

  欧洲杯的丹麦~芬兰小组战,本身没啥好看的,但因大球星埃里克森上半场临近结束的“无对抗倒地”,及其后的“完美”应急救治,而名声大噪。

  我看了国内很多很多几乎即时推出的急救科普文章,几乎无一例外直接就用了媒体的报道描述“无对抗倒地”作为“现病史”。

  其实,网络上可以轻易检索到当时的一截视频片段,尽管不是很近距离拍摄,但可以确切地看到,他是迎向队友界外手掷发球,似乎是腹部或者胸部(具体位置不太清晰,但肯定是被球相向击中)被击中后倒地。这个被外力击中,可能是其心跳呼吸骤停的诱因。有报道说,“第56分钟,延森被皮球击中腹部后痛苦倒地,但是并没有大碍。”又有一个被球击中而倒地,好在后果不严重。

  各路媒体报道均强调埃神“无对抗倒地”,也有的细致一点说“无球员接触倒地”,作为体育报道,是必须的,在于说明,场上其他人员没有对其“侵犯”的责任。于足球、篮球等双方球员“对抗混战”的项目,阐明这一点格外重要。但是,作为医学科普,仅仅引用这个说法,就不够准确了。即,尽管确实无人与人之间的碰撞,可埃神倒地其实可能是有诱因的,毕竟,人与球相向迎击对抗啦。

  就医疗救治而言,纯粹的无外力作用的倒地,与迎球被击中腹部或者胸部或其他某个部位后倒地,后续的救治考虑,可能会有些不同的。说得极端一点,好有一比:假如一千米外有个狙击者一枪打中他,似乎也可以讲“无对抗倒地”,“无球员接触倒地”,但这样的“现病史”,对于医疗人员及时相对准确地诊断和处置,无益有害。这里涉及到一个“职业习惯”的养成问题,即,医务人员尽力快速准确完整地获取病患现病史的意识和能力。

  假如是胸部受重创后的呼吸心跳停止患者,传统的心肺复苏法不好用,就需要用上中国急救专家王立祥老师创新的心肺复苏新方法“腹部提压法”啦。具体操作细节,请看官自行百度。现场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中考网是国内专业的中考门户网站,为广大考生提供2021中考成绩查询,中考分数线,中考时间,中考报名,中考满分作文,中考试题答案等2021年中考及时资讯。